【马劳骑脚车被巴士辗死】 “妈咪,一路走好!” 远距送爱妻最后一程 丈夫痛彻心肺 !

  • 07 May 2021 Fri |
  •   马劳 |
  •   ✉ 檢舉

(芙蓉6日讯/独家报导)“妻子,一路走好!”只能远距离目送爱妻的丧礼,女主管的丈夫好心痛!

在新加坡骑脚车被巴士辗过逝世的女主管黄秀云(49岁),今午在新加坡完成出殡与火化仪式,丈夫叶子成及儿子叶毅乐(19岁)远在森美兰州芙蓉,通过Youtube连线观看丧礼过程。

叶子成(58岁)紧守电脑屏幕前,目睹太太的棺木移入火化那刻,唤起爱妻昵称哭说“妈咪,一路走好!”。

SmartSelect_20210507-131436_Samsung Internet.jpg

(本报陈梧源摄)

《中国报》获得叶子成同意下,今午12时许在叶氏母亲的住家,与家属们透过直播观看黄秀云出殡及火化仪式,夫妇育有独生子叶毅乐伴在父亲身旁,现场还有叶子成的母亲黄丽娟(86岁)及哥哥。

因为新冠肺炎管制,叶氏父子未能前往新加坡办理丧事,由叶子成住在新加坡的姐姐叶绮玲(63岁)处理,父子俩全程通过直播,目送至亲最后一程。

叶子成披露,与太太黄秀云拍拖4年后,于1992年结婚,两人1990年一同到新加坡工作,直至2004年因为家里出事,他回来马来西亚,太太继续在新加坡工作。

◤大马妇女狮城车祸亡Part 4◢ “妈咪,一路走好!” 远距送爱妻最后一程 丈夫痛彻心肺

叶子成(左)与儿子叶毅乐,通过手提电脑连线观看出殡全程,远距离目送至亲最后一程,站者为黄丽娟。

他说,2002年出世的儿子,长期由母亲黄丽娟照顾,太太一直心系家庭,每两周不惜从新加坡,舟车劳顿乘搭巴士回来聚天伦,周五回来,周日吃过晚餐就返新加坡,除非假期才有时间多逗留。

“她在新加坡工作整30年,我们每天都联系,近年来她也曾说过想离开新加坡回来,包括曾递过辞职信但不被雇主接受,加上去年疫情爆发,经济不景气,回来也未必找到工作。”

他指出,最近一次团聚是去年2月,太太回来大马为儿子找学校。

◤大马妇女狮城车祸亡Part 4◢ “妈咪,一路走好!” 远距送爱妻最后一程 丈夫痛彻心肺

叶子成(左)难掩伤痛,目睹屏幕播放太太出殡的画面,就此天人永隔,不禁捂著脸陷入沉痛中,旁为叶毅乐。

秀云是“好老婆”、“好妈妈”

叶子成形容,太太黄秀云是“好老婆”、“好妈妈”。

他说,太太在芙蓉振华中学求学至中二,基于本身学历不高,以致非常注重孩子的学业,并寄望儿子可以读上大学,取得一纸文凭。

“她辛苦工作存钱都是为了孩子的教育,她是好老婆、好妈妈,也很 尊重老人家。”

◤大马妇女狮城车祸亡Part 4◢ “妈咪,一路走好!” 远距送爱妻最后一程 丈夫痛彻心肺

叶子成与黄秀云于1992年结成连理,叶子成形容太太是好老婆、好妈妈。

他披露,太太与岳母都信奉基督教,基于尊重夫家的信仰,她一直没有洗礼,如今太太逝世已无法受洗,但丧礼是按照基督教仪式,以圆了她的心愿。

他说,太太的骨灰在送返大马后,将安置在芙蓉申达央义山基督教骨灰阁。

他受询时也说,儿子已经报读汝来英迪国际大学工商管理,5月31日就会入学,之前受疫情影响无法升学,儿子也出外打工,将工作至5月16日。

MTM5Ljk5LjkuMTE1

独生子答应妈妈好好读书

死者黄秀云的独生子叶毅乐坚强懂事,答应妈妈好好读书,不辜负妈妈的心愿,也会照顾家人。

叶毅乐无法参与母亲的丧礼,但内心有话要向母亲说:“希望妈妈一路走好,在天堂好好生活,不用担心我们,我会好好读书,完成她的心愿,也会好好照顾家人。”

忆起与母亲的点滴,他披露,从小母亲就很注重他的功课,经常会检查他是否完成课业,平时待他非常好,每逢从新加坡回来,带他出门用餐,所以每次他都很期待母亲回家。

“每一年的年尾,我们也会到新加坡与母亲见面。”

他说,妈妈以奖励的方式激发他用心向学,在他六年级那年,小六检定考试考获3科A,母亲买了一台平板电脑给他,中三评估考试及中五大马教育文凭考试,考获A时也同样奖励他。

他披露,完成中学后,母亲并没有左右他的选择,让他自由选择科系,最重要是要念上大学,才能适应社会的需求。

◤大马妇女狮城车祸亡Part 4◢ “妈咪,一路走好!” 远距送爱妻最后一程 丈夫痛彻心肺

一家三口摄于2017年的合照,为儿子庆祝生日。

叶子成澄清,肇祸司机并没有现身灵堂及拨电话给他,到灵堂自责痛哭的是带太太骑脚车的同事。

他说,他有通过在新加坡的姐姐向这名同事传话,对方是案件的目击者,希望对方据实说出真相,还太太一个公道。

“至于肇祸巴士司机,如果他真心道歉,我会接受,事情已经发生,就算怪他打他,老婆也不会复生。”

他沉重地说,自己什么也做不到,只能等太太的骨灰回来。

他也指出,太太出事后,多家新加坡媒体联系他做访问,但媒体只关心他与太太的事,他认为,当地媒体应当关注事发地点的设施与安全,据他说知,该区不是首次发生意外事件。

“既然现场路不平,灯光不足,媒体应当发挥力量,促使政府改善设施才是最重要。”

黄秀云是在5月3日,晚上约8时40分,在新加坡南洋弯和南洋通道交界处附近路段,与友人骑脚车疑过斑马线时摔下,遭巴士辗过头部当场毙命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狮城新闻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