扒一扒 新加坡的色 情业 ! 红灯区 芽笼 !

  • 04 May 2021 Tue |
  •   狮城 |
  •   ✉ 檢舉

新加坡的色 情业

有一个地方叫芽笼,是新加坡最著名的红灯区。我第一次去芽笼,是跟朋友一起吃田鸡粥。朋友说,顺便看看红灯区。而今田鸡粥的滋味已经忘记,红灯区的印象还很清晰。

整体上感觉芽笼很有情调,人间烟火气很浓。夜色温柔,街道上飘荡著靡靡之音,两边的建筑并不高大,格局是古旧的,但色彩鲜明,坚固结实。粉色的门帘后面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性 感女郎,坐成一排,翘著美丽的二郎腿。芽笼除了妓院,再就是一些餐馆,一些商店,一些寺庙,一些会馆,一些中医诊所。烹饪的香味、寺庙的香火与低飞的云彩、缥缈的海风混为一谈,讲述著主题不那么明确的南洋故事。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站街女郎,她们悄立风中,浓妆艳抹,花枝招展,含情脉脉,顾盼生姿。我与她们擦肩而过,学元稹取次花丛懒回顾,做一种目不斜视状,又忍不住偷窥几眼。我还掏摸出手机,拍了几张照片。有一个年纪很轻的女孩走上前来,很温柔地问我:“大哥,你没有把我拍进去吧?警察看到了,会抓我的。”突然就让人心生怜悯,感慨这一行谋生的不易。

新加坡人把这种站街揽客的性工作者叫做流莺。在旅行者眼里,流莺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但芽笼当地人却颇有怨言,说她们败坏了社会风气,特别是对小孩子影响不好,所以经常呼吁整治。警察也管的,有时候还来一次扫荡,抓人,罚款,收监,遣返。前不久我一位在芽笼开餐馆的朋友告诉我说,现在芽笼流莺已经很少了,因为本地居民举报越来越多,政府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能会影响选票;还因为现在流莺也用APP了,物理站街已经过时;还有一个原因是疫情影响签证,流莺们飞不过来,这边经济也不景气,生意也清淡。

我一直觉得新加坡法治严明,既然流莺违法,感觉就不可能屡禁不止。后来才知道,造成这种局面,其实是有原因的。首先新加坡对整个色 情行业都没有认可其合法,但他们也不取缔,而是进行管理,且管理也并不严格。对此,他们自有他们的考量,故意保持着政策法规的模糊性。那么庞大的外国劳工群体,要么没有配偶,要么配偶不在身边,没有妓院,他们就没有途径获得性满足,会不会滋生性犯罪?惟其如此,新加坡严明的法治在这个领域就并不那么严明了,警察执法并不严。他们也巡查,但更多的是驱赶而不是抓捕;对于咖啡店、按摩房、酒店、酒吧KTV等场所也查,但并不频密,一般都是有举报才去查。在民间,虽然有反对的声音,但大多数都是生意人,都开着店,水至清则无鱼,流莺们如果销声匿迹,店面的生意都会受到影响。

新加坡的色 情业

新加坡的色 业

新加坡的色 情业

这些从事性 交易的女性,绝大部分来自海外,其中泰国、印度、中国、越南、和菲律宾的居多。她们一进新加坡就被带到警方登记,然后体检,接受相关疾病防治教育,然后持证上岗。一旦发现患有性病,就会被遣返回国。如果一直健康,也只能工作两年,期满后必须离开新加坡,且不得以同一身份再次进入。

红灯区带给芽笼的,绝不仅仅是性服务。这是一条产业链。流莺们大都是弱女子,他们背后总会有混混烂仔们提供保护。风声紧了,甚至会有混混给她们拉客。那些小姐们大都是昼伏夜出,她们的精神世界难以为我们所知,肯定也有万般无奈,也有痛苦挣扎,也需要烟酒的抚慰和戕害。而新加坡烟酒非常昂贵,所以芽笼卖私烟私酒的就多。虽然各行各业,形形色色,林林总总,打擦边球的多了,社会治安肯定不及他处,但芽笼的治安基本能够维持,尽管有暗潮起伏,但表面大体平稳。

其实红灯区并不只在芽笼有,在小印度也有,色 情服务更是到处开花,花样繁多。新加坡的有一种歌舞厅,类似于中国的演艺酒吧、夜总会之类的的娱乐场所,他们叫做花场。在花场里唱歌的歌手是拿着歌星的准证进入新加坡的,他们在花场驻唱,客人们喜欢上了,就为她们挂花,也就是献花。但那不是花,而是一种锦带,上面写着钞票数目,金额从100起步,上不封顶。歌星收入好不好,全看身上挂的锦带多不多,所以歌星们就不能只是卖力地唱歌跳舞了,还需要跟客人献殷勤,敬酒陪酒,打情骂俏,甚至陪客人过夜。正像一首老歌唱的:“有谁能够了解做舞女的悲哀?暗暗流着眼泪也要对人笑嘻嘻。来来来跳舞,脚步开始摇动,就不管他人是谁,人生是一场梦。”

有女花场,当然就有男花场。据说富婆们对男歌星更痴情,挂起花来那更是一掷千金。曾经有报道说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富二代女孩,迷上了一位韩国来的歌星,为他花了几百万,依然拢不住其芳心,最后跳楼而亡。

MTM5Ljk5LjkuMTE1

新加坡还有一种按摩院,也是明显的色 情场所。记得有一次我独自在乌节路找餐馆吃饭,上了一栋叫做豪杰大厦的楼,下面是富丽堂皇的商场,上面却突然诡秘起来,喧嚣不再,灯光昏暗,一些店门外都站着一位袒胸露乳的性 感女人,也不说话,就冲我微笑招手。我被吓著了,也不敢近前问个究竟,匆匆忙忙就逃下了楼。沐浴在阳光灿烂的乌节路上,感觉是从旧社会逃到了新社会。后来我问朋友是怎么回事,他们坏笑着说,你下次再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他们还告诉我,新加坡的富人们玩的是俱乐部,专门从外面引进的女孩子或者男孩子。富人们不能去芽笼的,如果碰到他公司的员工也在,那会很尴尬的。

现在社交软件多,很多性 交易都是通过网络联系。据称网约价格比比较高,和一般电商的价廉物美正好相反,主要原因还是风险不可控。有人认为这个古老的行业会因此产生一些新的经营形式,避开监管,确保安全,降低成本。所以新加坡政府官员说,我们如果真要取缔,也取缔不了,无非是转入地下,转而被一些黑帮组织操控,那会衍生出更多的社会问题。看来新加坡的色 情业,还会明里暗里地延续下去,与光怪陆离的生活百相一起,组合成一种完整的社会生态。

无论怎么说,新加坡的色 情业都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存在,那么多宗教人口,那么多儒家正统文化浸润过的华人,都是反对这种行业的,再加上那么严苛的法治体系,钢铁合围处,却柔性地露出一条缝隙,开出来这么一束恶之花,笑吟吟地打量著这个小国的人文底蕴和管理弹性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