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加坡】 挖井建厕所搭木屋 一家三口住坟场树林3年 !

  • 15 May 2020 Fri |
  •   狮城 |
  •   ✉ 檢舉
(新加坡訊)挖坟叔与妻儿过去3年,在坟场一带的树林搭木屋当家,建厕所、挖水井、搬来小型发电机自力更生。

名为阿迪的阿叔今年50来岁,在林厝港一带的坟场当挖坟工,但收入不稳定,协助处理一个坟墓的收入只有25新元。

根据义工组织Project Hills日前的面子书贴文,他们接获通知,指这名阿叔过去三年都和妻子、8岁儿子住在坟场一带的丛林里。

一家三口居住环境简陋。(取自网络)

其中一名到场协助的义工阿都拉(26岁,创作人)受访时告诉《新明日报》,义工们到场后发现阿迪的居住环境恶劣,到处都是蚊子。

“他们只能不停的烧木头和干树叶驱蚊。”

阿迪用木板和招牌等材料,搭建了简陋的木屋,为了取水还亲自挖了一口井,并找来一个小型发电机,一家三口过着简朴的生活。

义工也在现场发现,阿迪一家甚至徒手建了简易厕所,还有电子系统。

“不过水井就快干枯了,那里离诊所等设施也很远,我们不忍看见他还年幼的儿子在这种环境中生活。”

阿都拉说,他们日前到特地到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带给阿迪,也陪他赤脚的儿子踢足球。

贴文提到,由于阿迪不懂得使用电子设备,无法为已完成的工作拍照存证,因此酬劳无故被扣。

义工组织在得知阿迪难以找到别的工作维持生活后,随后在网上发起了筹款活动,希望能筹得足够的资金,支持他接下来3个月的开销。

义工上门协助阿迪。(取自网络)

申请组屋获批 不知如何入住

挖坟叔不识字、不懂得使用电脑,申请组屋单位获批,却不知道如何入住。

义工们到现场跟阿迪了解情况后,得知对方曾向当局申请组屋单位,几个月前还收到了通知信,告知申请已获批。

不过,由于阿迪识字不多,更不会上网完成相关手续,因此依然住在树林里。

“我们希望能协助他加快办理这方面的手续。”

住在丛林中的阿迪得靠烧树叶驱蚊。(取自网络)

妻儿暂回印尼住

印尼妻和儿子暂时回印尼暂住。由于暂时未能搬入屋子,阿叔依然独自住在丛林中。

他的印尼妻子和儿子,则因为准证快到期的关系,前天已被安排乘船回到峇淡岛暂住。

义工表示,这三年里阿迪和家人靠雨水和井水过活,饮食都相当简单。

“希望他们一家能尽快在同一屋檐下团聚,过上正常的生活。”

文/ 新明日报

(新加坡15日訊)挖坟叔与妻儿过去3年,在坟场一带的树林搭木屋当家,建厕所、挖水井、搬来小型发电机自力更生。

名为阿迪的阿叔今年50来岁,在林厝港一带的坟场当挖坟工,但收入不稳定,协助处理一个坟墓的收入只有25新元。

根据义工组织Project Hills日前的面子书贴文,他们接获通知,指这名阿叔过去三年都和妻子、8岁儿子住在坟场一带的丛林里。

一家三口居住环境简陋。(取自网络)

其中一名到场协助的义工阿都拉(26岁,创作人)受访时告诉《新明日报》,义工们到场后发现阿迪的居住环境恶劣,到处都是蚊子。

“他们只能不停的烧木头和干树叶驱蚊。”

阿迪用木板和招牌等材料,搭建了简陋的木屋,为了取水还亲自挖了一口井,并找来一个小型发电机,一家三口过着简朴的生活。

义工也在现场发现,阿迪一家甚至徒手建了简易厕所,还有电子系统。

“不过水井就快干枯了,那里离诊所等设施也很远,我们不忍看见他还年幼的儿子在这种环境中生活。”

阿都拉说,他们日前到特地到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带给阿迪,也陪他赤脚的儿子踢足球。

贴文提到,由于阿迪不懂得使用电子设备,无法为已完成的工作拍照存证,因此酬劳无故被扣。

义工组织在得知阿迪难以找到别的工作维持生活后,随后在网上发起了筹款活动,希望能筹得足够的资金,支持他接下来3个月的开销。

义工上门协助阿迪。(取自网络)

申请组屋获批 不知如何入住

挖坟叔不识字、不懂得使用电脑,申请组屋单位获批,却不知道如何入住。

义工们到现场跟阿迪了解情况后,得知对方曾向当局申请组屋单位,几个月前还收到了通知信,告知申请已获批。

不过,由于阿迪识字不多,更不会上网完成相关手续,因此依然住在树林里。

“我们希望能协助他加快办理这方面的手续。”

住在丛林中的阿迪得靠烧树叶驱蚊。(取自网络)

妻儿暂回印尼住

印尼妻和儿子暂时回印尼暂住。由于暂时未能搬入屋子,阿叔依然独自住在丛林中。

他的印尼妻子和儿子,则因为准证快到期的关系,前天已被安排乘船回到峇淡岛暂住。

义工表示,这三年里阿迪和家人靠雨水和井水过活,饮食都相当简单。

“希望他们一家能尽快在同一屋檐下团聚,过上正常的生活。”

文/ 新明日报

(新加坡15日訊)挖坟叔与妻儿过去3年,在坟场一带的树林搭木屋当家,建厕所、挖水井、搬来小型发电机自力更生。

名为阿迪的阿叔今年50来岁,在林厝港一带的坟场当挖坟工,但收入不稳定,协助处理一个坟墓的收入只有25新元。

根据义工组织Project Hills日前的面子书贴文,他们接获通知,指这名阿叔过去三年都和妻子、8岁儿子住在坟场一带的丛林里。

一家三口居住环境简陋。(取自网络)

其中一名到场协助的义工阿都拉(26岁,创作人)受访时告诉《新明日报》,义工们到场后发现阿迪的居住环境恶劣,到处都是蚊子。

“他们只能不停的烧木头和干树叶驱蚊。”

阿迪用木板和招牌等材料,搭建了简陋的木屋,为了取水还亲自挖了一口井,并找来一个小型发电机,一家三口过着简朴的生活。

义工也在现场发现,阿迪一家甚至徒手建了简易厕所,还有电子系统。

“不过水井就快干枯了,那里离诊所等设施也很远,我们不忍看见他还年幼的儿子在这种环境中生活。”

阿都拉说,他们日前到特地到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带给阿迪,也陪他赤脚的儿子踢足球。

贴文提到,由于阿迪不懂得使用电子设备,无法为已完成的工作拍照存证,因此酬劳无故被扣。

义工组织在得知阿迪难以找到别的工作维持生活后,随后在网上发起了筹款活动,希望能筹得足够的资金,支持他接下来3个月的开销。

义工上门协助阿迪。(取自网络)

申请组屋获批 不知如何入住

挖坟叔不识字、不懂得使用电脑,申请组屋单位获批,却不知道如何入住。

义工们到现场跟阿迪了解情况后,得知对方曾向当局申请组屋单位,几个月前还收到了通知信,告知申请已获批。

不过,由于阿迪识字不多,更不会上网完成相关手续,因此依然住在树林里。

“我们希望能协助他加快办理这方面的手续。”

住在丛林中的阿迪得靠烧树叶驱蚊。(取自网络)

妻儿暂回印尼住

印尼妻和儿子暂时回印尼暂住。由于暂时未能搬入屋子,阿叔依然独自住在丛林中。

他的印尼妻子和儿子,则因为准证快到期的关系,前天已被安排乘船回到峇淡岛暂住。

义工表示,这三年里阿迪和家人靠雨水和井水过活,饮食都相当简单。

“希望他们一家能尽快在同一屋檐下团聚,过上正常的生活。”

文/ 新明日报

Top